世界能源大变革的背景下,中国电力何去何从?
分类:技术文章

“中国有悠久的记史传统,但是对于科学发展和技术进步的梳理一直有所欠缺。尤其是改革开放的40年里,科学和技术发展突飞猛进,及时梳理、客观分析显得尤其重要。”近日,2018年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学术建设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学会专业发展报告(2017—2018)和专题技术报告同时发布。会上,该学会学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梁曦东分享了关于学会系列学术报告的进展与价值提升的思考。

清晰判断当前技术发展水平并且反映现阶段亟待突破的核心技术,是学术报告的第二个价值所在。梁曦东介绍说,在制定中国动力和电气工程领域2015年学科发展报告时,他们在梳理发展历程的基础上,清晰冷静地分析了当时面临的差距有多大。最终,报告中出现了“中国动力与电气工程领域,总体来看经过多年的发展,我们在侧重于最终工程应用系统级技术方面水平比较高,甚至领先国外。但是依赖于长期积累的设备及关键技术,大部分跟国外最高水平仍然有差距”这样的客观总结。

他说,“十三五”电力科技重大技术方向主要围绕三个方面展开,即能源与电力系统,先进电源技术,能效及前瞻性研究。

■本报记者 闫洁

他认为,学术报告的第一个价值是客观分析技术发展的历程。现在各领域都有很多技术上的进展,但人们更多的是在说现在的成绩和结果,以及跟国际先进水平相比到了什么程度。“它是怎么发展过来的?当初难,难在什么地方?是知识结构不对、设备条件不对、研究方法不对,还是工程应用不对?”梁曦东认为,如果不能客观地认识当初的艰难攻关,就容易忽视和轻视后续突破的难度,很多领域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面临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跨区资源优化配置是我国电力的长期需求,因此,大力发展交直流大容量输电技术成为重要的技术路线,也由此带动了输变电设备、大电网规划、大电网运行与控制等一系列重要方向的发展。

有了历程分析和状态判断,专家提到,学术报告还应阐明整体技术进步动力和制约因素并且理性预测未来发展趋势。这不仅能促进学科发展,对于落实当前的清理“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五唯”)行动也有帮助。

清华教授梁曦东:我国对科技发展的梳理一直有所欠缺 专家认为学会学术报告可发挥重要作用

据了解,动力与电气工程学科发展研究和“十三五”电力科技重大技术方向的研究工作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启动,一大批国内有关高校、科研院所、电力企业及设备制造厂商的院士及著名专家、学者参与了报告的编写。

此次学术建设发布会是2018年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年会推出的重要活动之一。此次年会以“新时代 新能源 新电力”为主题,由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主办。会上还颁发了顾毓琇电机工程奖以及2018年度中国电力科学技术奖、电力科学技术人物奖等奖项,并向2018年电力科普教育基地授牌,电力科技成果展同期举行。

梁曦东表示,清理“五唯”后,以后将更多地推行代表性成果制度。理性预测未来发展趋势,有助于指引科研人员开展前期研究和探索,并且使每个人的研究有所侧重、各有特点。同时,“以往我们有国外的发展路径可参考,但随着跟国际一流水平越来越靠近,可参考的东西越来越少。进入无人区之后,如何保证未来处于领先地位便成为一个巨大挑战”,而这正是学会学术报告的另一个重要价值所在。

周孝信表示,“我国已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生态文明建设新阶段、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新时期,电力发展业已进入以绿色化、智能化为主要技术特征的新时代,科技创新正在成为支撑能源电力发展的助推器、驱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

专家:“我国对科技发展的梳理一直有所欠缺”
专家认为学会学术报告可发挥重要作用

有了历程分析和状态判断,学术报告还应阐明整体技术进步动力和制约因素并且理性预测未来发展趋势。这不仅能促进学科发展,对于落实当前的清理“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行动也有帮助。

“在电力环保方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过去五年,承接以前的发展,电力环保标准一再提高了再提高,目前火电厂烟气排放标准已经是世界上最严的了。2014年的标准是燃煤机组的排放要向燃气机组看齐,所谓的超低排放。2014年底已投运脱硫机组7.6亿千瓦,脱硝机组6.87亿千瓦,分别占燃煤总机组的91.4%和74.4%。” 梁曦东说。

清晰判断当前技术发展水平并且反映现阶段亟待突破的核心技术,是学术报告的第二个价值所在。梁曦东介绍说,在制定中国动力和电气工程领域2015年学科发展报告时,他们在梳理发展历程的基础上,清晰冷静地分析了当时面临的差距有多大。最终,报告中出现了“中国动力与电气工程领域,总体来看经过多年的发展,我们在侧重于最终工程应用系统级技术方面水平比较高,甚至领先国外。但是依赖于长期积累的设备及关键技术,大部分跟国外最高水平仍然有差距”这样的客观总结。

此次学术建设发布会是2018年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年会推出的重要活动之一。此次年会以“新时代 新能源 新电力”为主题,由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主办。会上还颁发了 顾毓琇电机工程奖以及2018年度中国电力科学技术奖、电力科学技术人物奖等奖项,并向2018年电力科普教育基地授牌。电力科技成果展同期举行。

清华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动力与电气工程学科发展报告》专家组组长梁曦东在报告中指出, “十二五”期间,我国电力行业的巨大变化。我国发电装机和年发电量,双双跃居世界第一。2012年发电量超过美国,2013年装机超过美国。与此同时,我国的能源结构迅速向清洁化能源调整,风电超过核电,成为我国第三大电源,火电比重显著下降。

梁曦东表示,清理“五唯”后,以后将更多地推行代表性成果制度。理性预测未来发展趋势,有助于指引科研人员开展前期研究和探索,并且使每个人的研究有所侧重、各有特点。同时,“以往我们有国外的发展路径可参考,但随着跟国际一流水平越来越靠近,可参考的东西越来越少。进入‘无人区’之后,如何保证未来处于领先地位便成为一个巨大挑战”,而这正是学会学术报告的另一个重要价值所在。

“中国有悠久的记史传统,但是对于科学发展和技术进步的梳理一直有所欠缺。尤其是改革开放的40年里,科学和技术发展突飞猛进,及时梳理、客观分析显得尤其重要。”11月14日,2018年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学术建设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学会专业发展报告(2017~2018)和专题技术报告同时发布。会上,该学会学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梁曦东分享了关于学会系列学术报告的进展与价值提升的思考。

“在电力电子方面,‘十二五’以前,我国是不能自己生产IGBT的。‘十二五’有一个很大的飞跃,比如说,2014年,世界第二条、中国首条8英寸IGBT专业芯片生产线正式投产,中国南车掌握了IGBT芯片设计-芯片制造-模块封装-系统应用完整产业链技术。” 梁曦东说,“国产高压大容量变频器的性价比和可靠性不断提高,目前市场份额已超过国外同类产品。荣信研制的基于IEGT的大功率高压变频器,功率可达32MVA/10kv,已在南水北调工程应用。”

他认为,学术报告的第一个价值是客观分析技术发展的历程。现在各领域都有很多技术进展,但人们更多关注现在的成绩和结果,以及跟国际先进水平相比到了什么程度。“它是怎么发展过来的?当初难,难在什么地方?是知识结构不对、设备条件不对、研究方法不对,还是工程应用不对?”梁曦东认为,如果不能客观地认识当初的艰难攻关,就容易忽视和轻视后续突破的难度,很多领域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面临这个问题。

梁曦东认为,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条件,决定了未来较长时间内,我国一次能源结构将仍以煤炭为主。因此高效清洁发电及减排技术一直是发展的重点,取得了一系列世界级的成果。而欧美实现了由煤电向燃气发电的转化,该方向研究较少。我国大多数煤炭、可开发水电、陆地风能资源分布在西部,但主要的能源消费中心在东中部。

“我们希望这个研究成果将来能够为国家有关部门、电力行业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所以及广大科技工作者在开展‘十三五’电力规划和关键技术研究过程中提供一些参考和借鉴。”周孝信说。

“当前世界能源处于大调整、大变革的时期,能源转型成为世界各国能源发展的大趋势,常规化石能源的有限性及其开发利用带来的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对传统世界能源格局提出重大挑战。创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是世界能源发展的必然趋势。”11月18日,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中科院院士周孝信在中国电机工程学会2015年年会期间表示。

梁曦东表示,2014年我国风电装机达1.15亿千瓦,光伏新增装机13千瓦,都跃居世界首位;总光伏32.9千瓦,仅次于德国。设计制造方面实现了整机百KW级向MW级的跨越,整机及零部件国产化率达到85%以上。风电装备企业在全球十大整机制造商占四席。

年会期间,中国电机工程学会理事长郑宝森还发布了《“十三五”电力科技重大技术方向研究报告》和《动力与电气工程学科发展报告》。

我国目前是世界上唯一开展大规模风电基地建设的国家,面临的大规模风电并网和消纳难题也是世界级的。多晶硅电池效率达18%左右,单晶硅电池效率接近20%,汉能薄膜电池效率最高达21%,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首页发布于技术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能源大变革的背景下,中国电力何去何从?

上一篇:新一代“绝影”四足机器人发表 具备跑步及左右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