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普林格撤稿 中国科协:出版集团也有责任彩世
分类:技术文章

对此,与会科技出版界代表认为,应有效遏制“掠夺性出版商”在国内经营。

他同时强调,我们发现并调查的问题文章与这一时间段内所发表文章相比,所占比例极小。

中国科协认为,论文因虚假同行评审问题被撤,应该以适当方式让公众了解撤稿事件中各方主体的责任。作者和“第三方”中介确实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但2015年撤稿事件发生后,出版集团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出版集团和期刊编辑存在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理应对此承担责任。

研讨会上,有专家提出,也可通过设置“白名单”遏止掠夺性期刊发展。例如,美国出版服务公司 Cabell国际已经向约800家订阅机构发表了一份可信赖期刊的“白名单”。这份白名单包含了18个学科、超过1.1万份的期刊。

此次涉事的中国107篇文章又是如何作假的?彼得·巴特勒介绍,论文提交的评审人建议中,使用了评审人的真实姓名,但假冒了其电子邮件地址,这让编辑以为文章发送给了真正的评审人。在我们与真正的评审人进行调查和沟通之后,他们确认并没有对论文做过评审。同行评审流程是保障科研质量、诚信和可重复性的基石之一。我们撤销这些受到影响的论文,旨在清除不良的科学记录。

近日,施普林格出版社一口气撤掉《肿瘤生物学》杂志2012-2016年发表的107篇论文,全都来自中国。(包括复旦、浙大、中南、上海交大等等)

此次研讨会上,张玉国指出,一些在中东、印度、非洲等地注册的出版商,开始在广州等地设立办公室。“他们准备在中国大干一场!”他说,“我们要尽快出手打击这些掠夺性中介机构。”

- 回应

中国科协希望,出版集团能够尽快完善内控机制,加强对期刊的管理,把问题论文处理在发表之前,而不是发表之后一撤了之,同时高度警惕以经济利益为目的、与“第三方”机构有勾结的“掠夺性期刊”。中国科协愿意加强与施普林格在出版诚信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共同维护国际科技期刊出版诚信。

而针对科研成果“可重复性”可能的造假,颜帅则指出,应鼓励科研团队在相关网站上更详细地公布实验数据。

该期刊出版社表示论文系假冒评审人电子邮件作假;作者涉及国内多个知名医院和医学院

作为中国科技工作者的群众组织,中国科协高度重视此次事件,有关党组领导第一时间会见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一行,就撤稿事件进行坦诚深入交流。

建立一份掠夺性期刊“黑名单”似乎势在必行。2008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图书管理员Jeffrey Beall运行的“Scholarly Open Access”不断向外界公布一些掠夺性期刊的名单,被视为第一份“掠夺性期刊黑名单”。2017年1月,这家网站无法再访问,据称可能因为引起某些出版商不满面临被起诉的风险。

来自中国的107篇论文涉假消息一出,引起舆论哗然,不少媒体纷纷将矛头指向论文作者。

施普林格撤稿 中国科协:出版集团也有责任

一直以来,“唯论文”评价体系让中国学术界成为“掠夺性期刊”眼中的一块肥肉。据记者了解,掠夺性中介机构往往在中国境外注册,以快速发表作为“诱饵”。

中科协对外发布的消息称,王春法指出,论文因虚假同行评审问题被撤,应该以适当方式让公众了解撤稿事件中各方主体的责任。作者和“第三方”中介确实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但2015年撤稿事件发生后,出版集团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出版集团和期刊编辑存在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理应对此承担责任。

彩世界彩票注册平台官网 1

中国研究者的电子邮箱里常常收到来自某些期刊编辑的“热情”邀请,盛赞收件人的学术水平,并邀请他们投稿,保证稿件在24小时内接收。一旦提交稿件,研究者将面临高额的出版费用——一手交钱一手发稿。承受着论文数量、影响因子考核压力的研究者们往往经不起这样的“诱惑”,更无法分辨这些期刊的水平。

根据施普林格公布的名单,此次撤稿风波涉及国内多个知名医院和医学院,如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上海交通大学第六人民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等。

在励讯集团政府事务总监丹尼尔·马蒂看来,2016年印度出版商OMICS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起诉的案件有望为“掠夺性期刊”的界定提供借鉴。“FTC称OMICS有多项欺骗行为,包括未经正当同行评议发表论文、伪造编辑信息以及文章接收后索要高额出版费等。”

新出版商如何堵住作假漏洞?

但“掠夺性”难以被清晰界定成为推出新“黑名单”的最大难点,目前全球尚无政府机构主导下建立黑名单机制的经验可资借鉴。

北京一知名医院的一位医生曾在英国牛津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也多次在国外期刊发表论文。目前他也担任国际知名期刊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的审评人。

维护科研诚信应多管齐下

SAGE的发言人称,此前已经被告知《肿瘤生物学》进行的调查,也在2017年的2月知悉此次撤稿的规模。

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改革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会议强调,要以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为目标,科学编制重点建设期刊目录,做精做强一批基础和传统优势领域期刊。

此前,施普林格称出版商和编辑撤回这些论文的行为是与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的建议一致。在一次全面的调查之后,我们有强有力的理由相信,这些论文的“同行评议”被破坏了。

当前,“掠夺性期刊”对学术出版诚信带来挑战。近日,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在华国际出版商版权保护联盟与施普林格·自然中国办公室等三家机构联合主办的“学术出版诚信研讨会”上,在华国际出版商版权保护联盟主席张玉国表示:“中国本土没有掠夺性期刊,但中国有掠夺性出版机构。”

论文作者假冒评审人电子邮件

“黑名单”还是“白名单”?

该医生对记者透露,医学的专业性非常强,一篇医学论文的价值如何评估和评议是靠同行评议来确定科研论文是否具有发表价值。如果没有创新性的研究成果,一些科研期刊是会拒稿的。

“不仅期刊要加强诸如图片筛查工作,科研机构也应承担图片筛查的责任。”施普林格•自然总编辑菲利普•坎贝尔指出。目前,施普林格•自然推出了多种政策,进一步提升科研报告的标准。

彼得·巴特勒举例称,例如作者将稿件投给期刊后,会送交同行评审人进行评审。评审人都是相关领域的专家,他们会从各方面对论文的科学严谨性进行评估,如其使用方法、结果和论述等。然后,评审人会提供详细的评审报告,多数情况下这是匿名的,作者并不知道评审人是谁。

此次会议上,四十多位中外科技出版界代表围绕开展学术研究与出版诚信教育、预防与惩戒并重,建立相应的机制和措施,把好科学知识生产及出版等环节上的“诚信关”等话题开展讨论。

他表示,基于评审人的反馈意见和建议,编辑再决定是否论文可以接收发表。对于有可信的学术期刊而言,同行评审是稿件被接收之前进行的科学审核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同时,为作者提供选择,允许其建议同行评审人,这也是学术出版业的惯例。

最近,一项研究选取了2009至2016年间发表在《分子和细胞生物学》上的960篇论文,发现约有6%的论文有图片不当复制的问题,其中约有10%的论文因此被撤回。该研究还发现,对于图片不当复制的问题,如在论文出版后处理,期刊工作人员平均花费6小时,如能在出版前筛查和更正,则只需要30分钟。

上述医生表示, 在同行评议上作假的行为是没有学术道德的,审稿程序已经不正义了,因此可以认为是“学术作假”。

滥发论文、不严格执行甚至没有同行评议、吸金,“掠夺性期刊”已成为科技出版界公认的“毒瘤”。

107篇论文如何涉假?

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伴随开放获取运动出现的“掠夺性期刊”看准了科技出版的“商机”。“他们创办期刊的动机不是为了科学研究成果的交流,只是为了盈利,这种期刊绝大多数没有真实的同行评议。”张玉国指出。

自今年以来,该杂志已经由出版商SAGE负责出版事宜。

中外科技出版界呼吁:应尽快对“掠夺性期刊”出手

彼得·巴特勒说,我们撤销这些已发表论文,是因为在我们期刊发表论文所需的同行评审流程遭到蓄意破坏。同行评审流程是保障科研质量、诚信和可重复性的基石之一。如果我们发现作者在投稿或同行评审中做了手脚,我们就无法保证其文章内容的可靠性。

清除科技出版“毒瘤”

论文作者是否知晓作假行为?

与会代表认为,维护科研诚信应强调多管齐下。“这是论文作者、科研机构和期刊共同的挑战和责任。”施普林格·自然大中华区学术关系总监颜帅表示。

评审作假

中科协 出版社审核不严也有责任

新京报讯 近日,世界知名出版商施普林格的一则声明让中国学术界轩然大波,声明称撤回107篇涉及“同行评价”作假的论文,而这些论文全部来自中国。

在施普林格对外发布声明的前两天,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王春法在北京会见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双方就撤稿事件进行交流。

记者了解到,在投稿后,编辑先看论文是否符合杂志定位,再由第三方的专家进行评审。目前出现问题的论文是因作者在专家评审方面进行作假。

彼得·巴特勒说,基于这一追加筛查,我们又查出新的虚假同行评审人。为了清除不良科学记录,我们现开始撤销这些受到影响的论文。此次撤稿并非是出现了新的违规情况,而是期刊Tumor Biology在2016年撤稿后进一步人工核查所发现的结果。

消息一出,引起舆论哗然,不少媒体纷纷将矛头指向论文作者。然而施普林格出版社在回应新京报记者时表示,由于不少作者将稿件托付第三方机构做语言编辑,因此尚不清楚稿件作者是否知晓这些机构假冒评议人的行为。目前已就此事联系了每篇文章的通讯作者。

该发言人称,将和作者、编辑一道审视自己政策,亦将在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的准则之下,时常分享在操作中细则。这包括将为论文作者建议或推荐审稿人以及严格要求使用机构邮箱。

出版社:已经联系每篇文章的通讯作者

焦点2

然而彼得·巴特勒在回应新京报记者时表示,我们知道不少作者将稿件托付第三方机构做语言编辑。尚不清楚稿件作者是否知晓这些机构假冒评议人的计划。我们已联系了每篇所撤论文的通讯作者本人。

王春法希望出版集团能够尽快完善内控机制,加强对期刊的管理,把问题论文处理在发表之前,而不是发表之后一撤了之,同时高度警惕以经济利益为目的、与“第三方”机构有勾结的“掠夺性期刊”。

作者将稿件投给期刊后,会送交同行评审人进行评审。评审人都是相关领域的专家,他们会从各方面对论文的科学严谨性进行评估,如其使用方法、结果和论述等。然后,评审人会提供详细的评审报告,多数情况下这是匿名的。

不少论文作者将稿件托付第三方机构做语言编辑。出版社尚不清楚稿件作者是否知晓这些机构假冒评审人的计划。有一定证据表明,在中国有提供所谓语言编辑服务的第三方机构在操纵评审流程上发挥了作用。

论文提交的评审人建议中,使用了评审人的真实姓名,但假冒了其电子邮件地址,这让编辑以为文章发送给了真正的评审人。在出版社与真正评审人进行调查和沟通后,确认评审人并未对论文做过评审。

目前,施普林格与该杂志的所有者“国际肿瘤学和生物标志学会”的合同已经停止,不再续签。施普林格已经不再是《肿瘤生物学》杂志的出版方。

焦点1

他认为,对同行评审及投稿过程做手脚的问题是全球性的。人们有发表文章的压力,这不仅是在中国,全球范围也如此。但在中国,有一定证据表明,提供所谓语言编辑服务的第三方机构在操纵评审流程上发挥了作用。

焦点3

截止到2016年年底,《肿瘤生物学》是隶属于世界知名出版商施普林格的期刊。在2015年,《肿瘤生物学》的影响因子是2.9,在213个肿瘤学期刊中排名第104。

彼得·巴特勒表示,科研诚信是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十分重视的事情,他们在过去两年也采取了重要的措施以解决相关问题。施普林格会继续竭尽所能,协助相关工作,维护各方利益。

他表示,我们联系了每篇文章的通讯作者,并请其通知其他所有作者。

机构涉假

程序不正义是否属学术作假?

4月21日,施普林格出版社发布撤稿声明,声明指其曾经旗下的《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的107篇学术论文涉及在“同行评议”中作假。而这107篇论文均来自中国。

107篇中国论文造假被撤 中科协称出版社亦有责

同行评价

如何发现了这107篇文章的“同行评价”作假?施普林格细胞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编辑总监彼得·巴特勒(Peter Butler)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虚假的“同行评价”等原因曾导致了2015年和2016年的论文撤稿,其中涉及了期刊Tumor Biology。此后,我们决定对相关论文进行筛查。

对此,施普林格大中华区负责人回应称,撤稿事件是全球性问题,不是只针对中国作者的论文,其他国家作者的论文也存在因虚假同行评审等原因被撤稿的问题。出版集团在调查中了解到不少作者是通过“第三方”中介投稿,“第三方”中介对虚假同行评审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此次107篇被撤论文涉及的问题均为在“同行评价”中作假。“同行评价”在学术论文的出版中扮演什么的角色?彼得·巴特勒解释,学术期刊的确切出版流程会因期刊和出版社不同而有所不同。不过,有一些出版流程在学术出版业内几乎是统一的。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首页发布于技术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施普林格撤稿 中国科协:出版集团也有责任彩世

上一篇:北斗导航:太空中最亮的“中国星”彩世界彩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