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新风之学术混入假的现象再起波澜
分类:技术文章

假结果或夸大结果,如何对待和处置科学研究的不可重复结果?

实际上,国际学术界针对学术不端的战争从未停歇。从2005年,韩国科学家黄禹锡干细胞研究造假震惊世界,到日本理化研究所研究员小保方晴子篡改图像,再到瑞典卡洛琳斯卡研究所外科医生被控过失杀人……近年来,学术造假丑闻层出不穷。

中国化工仪器网 本网视点】近日,有报道称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Amato J.Giaccia教授存在论文造假现象。经过为期两年的辛苦取证,目前检方已经证实有一篇主刊和四篇子刊存在学术不端现象,教授本人也被依例停职。 提及学术造假,人们脑海里难免浮出前段时间喧嚣尘上的“韩春雨”事件。2016年5月,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在《自然-生物科技》上发表论文称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该项研究一经发表就收获了无数的关注和追捧,各类媒体开始争相报道韩春雨的“突破性”发现。 2016年6月,CCTV《新闻热点》报道了韩春雨副教授已经破格火线晋升为教授,其学生也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河北科技大学也将依托这一成果申报博士点;河北省科技厅斥资8000万为韩春雨建设河北科技大学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其本人在7月当选河北省科技协会副主席* 而事实上,早在7月份,韩春雨的实验细节就遭受到了诸位学界大佬的质疑,但韩春雨本人对论文研究是否属实行为矢口否认。在这场引起轩然大波的学术造假案背后,我们能清晰的感受到科技研究已经从一种单纯的学术行为渐渐戴上了功利性的面纱。 无独有偶,此次的Amato J.Giaccia教授论文造假事件,以及当年轰动一时的日本学术女神小保方晴子STAP细胞造假事件,韩国克隆之父黄禹锡成功克隆人类胚胎干细胞和患者匹配型干细胞的成果实为子虚乌有……学术造假本无国界,科技研究一旦涉及利益牵扯,那么,真相如何,对某些学者而言,似乎已经不再重要。 荷兰心理学家Diederik Stapel在至少55篇论文以及10篇博士论文中存在造假行为。为何有些学者宁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将学术造假进行下去呢?究其原因,只为一个“利”字。 资本经济开始蔓延到科学研究领域,面对有限资源和激烈的竞争,有些研究者只能为谋求地位和利益不择手段。在韩春雨事件中,一篇造假的“高质量”论文带来的是堪比平步青云的晋升效果。此外,作为利益共同体,其团队和高校来说也收获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喜人效果。他们宁可抱着侥幸的心理享受无上的荣光,也不愿站出来指出这种不端行为。 在指责论文数量爆炸式增长,而质量却堪忧的时候,部分学者也意识到,突破性低的原创并不能成为他们经济和政治利益的敲门砖,而随意拼凑的数据和图片却能一时瞒天过海,带来“泡沫式”的短暂繁荣。 在少量的质疑声被赞誉声淹没后,韩春雨被捧上了神坛;小保方晴子被视为“日本的居里夫人”和“国宝”……虽然科学研究造假并不是局限在中国,但相比于国外,我国的学术造假行为惩罚措施却显得过于“大度”。 日本学术女神造假导致其导师,也就是另一位科学家笹井芳树不堪舆论,自缢身亡。小保方晴子则被撤销博士学位,并辞职,从此在科学界销声匿迹;黄禹锡被取消“韩国高科学家”称号,免去担任的一切公职……而韩春雨的造假行为被证实后,河北科技大学在上仅用一句语意模糊的“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来表明对该事件的处理,纵然迫于证据主动撤销了论文和各项“荣誉”,韩春雨的造假行为似乎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惩戒,只是回归到了“尘归尘,土归土”的原始状态。 学术造假零容忍应该成为一种社会约定俗称的惯例,而不是写在纸上轻描淡写的四个字。学术造假涉及的经济纠纷和利益牵扯,除了纪律上的处分外,法制层面上的处罚同样不可或缺。心存侥幸,滋生罪恶,科学研究一旦沾染上功利气息,以追求真理为信仰科学家又有几个能真正坚守住这份初心? (本文参考资料来源:转化医学网、科学网、搜狐网)

研究结果不可重复与数据、图片以及研究过程的蓄意造假,如黄禹锡和小保方晴子的有意伪造图片和数据,以及没有进行试验说成是进行了试验,是有一定区别的。但是,如果认定研究结果不可重复就是造假,而且造假就是造假,难以和根本不可能区分主观和客观,那么,当今世界的科学研究就必须面临一半甚至超过一半是造假的现实。

黄禹锡研究小组还在试着延伸自己的克隆技术,以便拯救濒危和灭绝物种。他还参与了该国动物园中灰狼和土狼的克隆工作。

此后,诺赛克等人又再次组织了由多个国家研究人员参与的一次重复性研究,对2010-2015年发表在《自然》和《科学》期刊上的21篇心理学论文的结论进行重复性研究,结果是,38%的结果不可重复。这一重复性研究结果已经在线发表在2018年8月27日的《自然》子刊《自然人类行为》期刊上。

此外,在美国研究诚信办公室的支持下,密苏里州华盛顿大学伦理学家James DuBois在2013年至2017年间培训了61名研究人员,这些参与者曾存在粗心犯错、监督不力,或未遵守一系列政策等问题。

不仅是心理学研究结果有很高的不可重复比率,就连生物医学研究也位居不可重复率的排行榜的高位。拜尔医学的研究人员对发表在世界著名科学期刊上的67个实验项目的数据进行重复研究,结果显示,仅有21%的项目可重复,高达65%的项目数据不能重复;另有7%的项目能重复主要数据,4%的项目可重复部分数据。

一查到底

这些情况的发生缘于众所周知的动机,一是获得科学研究的首先发现权,二是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包括获取巨额经费、得到高薪职位、掌管科研机构和提高声誉。

Macchiarini遭到解雇后,被初步指控犯有过失杀人罪并造成严重人身伤害后,检察官就此展开调查。负责调查工作的KI副所长宣布辞职,甚至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委员会专家组两名受到牵扯的成员也被要求辞职。

问题也出在这两个有相互关系的因素上。研究结果不可重复是否为造假或学术不端行为,现在恐怕还有一定的争议,但即便认定是造假,在人们看来,“结果”也是在为韩春雨团队缓颊。无主观造假,就意味着不是有意,而是无意。那么,是否存在有意和无意造假,如何区分这两种造假,以及区分后应否有不同的处理结果?尤其是后者,让人们感受到与国外的学术造假所进行的严厉惩处有天壤之别——例如韩国的黄禹锡、日本的小保方晴子——有息事宁人或姑息养奸之嫌。

另一项调查耗时更长:在对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研究人员Anil Potti的工作首次提出质疑的8年后,官员才认定其存在学术不端行为。

研究结果不能重复固然有很多原因,但在诺赛克看来,主要原因还是源自结果的“假阳性”和“膨胀效应大小”。简单地说,前者就是假结果,后者则是夸大结果,这两者都牵涉到是否主观还是无意。

但无论时间长短,相关机构对这些学术丑闻指控的态度基本都是一查到底,而且涉事者面临的惩罚也极为严厉。

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曹则贤认为,“要么造假要么不造假,哪有主观不主观之分”。实际上,在研究中学术造假或学术不端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尤其是在研究结果不可重复之上。黄禹锡和小保方晴子当然是“有意”造假,前者是在两篇论文中的所有图像和数据都伪造,后者是在论文中篡改图像。

对造假者而言,名誉扫地和问题论文的撤销可能只是开始。

如此,不仅是学界,也是全社会需要面临的极大挑战,如何对待和处置科学研究中一半的甚至更高比例的不可重复结果,也即造假?

8月31日,河北科技大学发布对韩春雨的调查和处理结果,韩春雨事件告一段落。

“不再具备重新发表的基础”指的是韩春雨团队之前发表的研究结果不能重复,“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是指该团队并非有意造假。

而前瑞典斯德哥尔摩卡洛琳斯卡研究所访问教授、外科医生Paolo Macchiarini曾为十几位患者移植组织工程气管,颇有名气。

严格地讲,诚实的学术研究是,研究者应当对首次结果进行多次重复验证后才予以发表。但是,实际情况是,研究者并没有经过自己的重复试验或研究就急匆匆地发表结果,或即便重复检验了却选择其中的一种结果发表。表现为,一是首次研究结果就出现了研究者所期待的甚至远远优于期待的结果,于是未做验证重复研究就发表研究结果;另一种是试验了多次,都得出了同样的结果,但实际上也是一种假阳性结果,只是研究者并不知情,便予以发表,这种情况如同一位病人在同一所医院就诊,多次检查的结果都一样,但换了另一所医院检查,结果就不一样了,这也是重复研究需要其他人和其他机构来进行的根本原因;还有一种是进行了多次试验,每次的结果都有差异,但是,为了讲一个好的故事,研究者选择发表最好的结果。

一度在学术界享有良好声誉的美国马萨诸塞州贝斯泰特医学中心麻醉学专家斯科特·鲁本,因伪造论文数据等学术不端行为,其曾经发表的21篇学术论文被相关期刊全部撤销,其本人在至少十年内被禁止从事教研活动。

而研究结果不能重复则甚至已经是今天科学研究中普遍存在的情况。早在2011年,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开放科学中心的心理学教授布莱恩·诺赛克(Brian Nosek)等人牵头,招募全球250多名科学家参与,对2008年发表在3家顶级心理学期刊上的100项心理学研究结果进行重复研究,2015年该项重复性研究完成,结果仅有39项研究结果可以再现,61项研究结果无法重现,不可重复率达到61%。

首尔大学宣布解除黄禹锡的教授职务,韩国政府也取消了他的“最高科学家”称号。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之后作出一审判决,以侵吞研究经费和非法买卖卵子罪,判处黄禹锡有期徒刑2年,缓期3年执行。

关于韩春雨的科研问题一直处于舆论的旋涡。“结果”公布后,与预料的相似,这一调查和处理结果很难服众,无论是学界还是公共领域。“结果”表述的核心其实只有两点,“撤稿论文已不再具备重新发表的基础,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

也许,就像歌德所说的“人只要奋斗就会犯错误”,但能否及时觉察并纠正错误,并有勇气重拾科研信心,才是重中之重。

而且,上述研究都是发表在今天影响因子高的主流期刊上,包括《细胞》、《自然》、《美国科学院院刊》和《科学》,即CNPS。不仅如此,不可重复的科学研究结果几乎遍布于所有学科。一项研究表明,今天在全球一流的学术期刊CNPS发表的论文的结论至少有一半不可重复和检验。

随着小保方晴子主动辞职,其导师、被认为有望获诺贝尔奖的干细胞界顶尖专家笹井芳树自杀。RIKEN也为造假事件召开记者会致歉。同时,事件牵连出小保方晴子博士论文存在问题,早稻田大学最终决定取消她的博士学位。

据2018年9月10日在媒体上公开的一份2014年录音显示,韩春雨通过代写学位论文牟利,意图组织学生进行学位论文买卖活动,还劝说学生花点钱买个论文很赚。此前,河北科技大学官网首页发布的《学校公布学术调查和处理结果》(简称“结果”)称,“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同时表示正在退回“基于撤稿论文所获得的科研项目、绩效奖励、荣誉称号、社会任职等”。

但数周后,论文被指控存在图像操纵和捏造问题。2月中旬,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和《自然》分别就小保方晴子所遭受的学术不端指控开展了调查行动。

之后,KI委托外部机构进行审查。直到2016年,KI才宣布Macchiarini存在学术不端。

英国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主任、诺贝尔奖得主Paul Nurse认为,研究界需要更多地考虑如何帮助犯错误者,有些人应该获得自我救赎的机会。

无论之后迎来的是“鲜花”还是“大炮”, 韩春雨事件再次掀起了对学术不端问题的讨论。

但2004年,有人爆出该团队存在伦理问题,且论文数据造假。对此,首尔大学专门进行了调查,历时近两年。在2006年1月10日的最终报告里,调查小组称两篇论文中的所有图像和数据都是伪造的。神话破灭。

因学术不端而被日本东京大学解雇的细胞生物学家Yoshinori Watanabe则参加了一项强化再培训计划。

经历了人生起伏的黄禹锡正在重新开始自己的研究工作。对于动物克隆而言,他的研究小组仍是全世界最优秀的队伍之一。

小保方晴子的经历十分相似。2014年1月,她宣称使体细胞接触弱酸就可变为具有多能性的干细胞,并在《自然》杂志连续发表两篇论文。

离职后的小保方晴子出版了手记《那一天》,记载了其从立志成为科研人员到2014年1月发表干细胞论文、之后被发现存在违规直至撤回论文的经历。

更多阅读诺维信公司目前无法回应韩春雨撤稿论文调查结果韩春雨就公布撤稿论文调查处理结果表态河北科大公布韩春雨团队撤稿论文调查处理结果

韩国首尔大学教授黄禹锡曾被誉为韩国“克隆之父”。两篇《科学》论文、在世界上率先用卵子成功培育出人类胚胎干细胞等成绩,让籍籍无名的黄禹锡在短短十几个月里一度成为韩国民族英雄。

后果很严重

3月,RIKEN发布了中期调查报告,称小保方受质疑的图片“确有不自然之处”,但“并无涉及篡改范畴内的不端行为”、“不能断定是否故意为之”;并宣布将继续调查。12月,RIKEN召开记者会,宣布相关实验无法再现。

这并不是结束

学术不端的罪与罚:国际学术界造假事件梳理

但惩罚并不是结局所终。

但2013年质疑声出现后,KI开始着手调查。在针对质控的最初书面回应中,Macchiarini否认存在不端行为。KI伦理委员会的一项独立调查也认为,指控或出于不同意见,或太过模糊,因而无法验证。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首页发布于技术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树新风之学术混入假的现象再起波澜

上一篇:科学家或发现首颗系外卫星彩世界彩票注册平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