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AI同传混入假的人类同传短期内无可替代
分类:技术文章

由于语音识别技术不需要太多的语言理解,在声源干扰不强烈的情况下,较标准的语音,可以转换成准确率较高文本。“这比AI同传成熟得多、容易得多。”宗成庆表示。(记者赵广立对本文亦有贡献)

人工智能时代,多少人在为自己的工作即将被人工智能取代而焦虑?至少对同传译者来说,他们短时间内还用不着担忧。

那么随着机器翻译技术的进步,不少人会发出疑问:机器会抢同声传译的饭碗吗?

9月20日,知乎名为“Bell Wang”的同传译员发表了一篇《科大讯飞,你的AI同传操能更风骚一点吗》的文章。文章称,当天,他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的一场专业会议上做现场同传,而大会在未取得其同意的情况下,将作者和搭档现场翻译的成果,通过大屏幕的形式呈现在会场左边的英转中“译文”区域,并标上了“科大讯飞”字样,让观众误以为是“讯飞听见”这个AI翻译的成果。

他的文章发出后,同传圈也“炸了锅”。微博名为“同声翻译樱桃羊”表示:“现在这种所谓的‘人机耦合’,实行之前和译员沟通过么?有没有调查过译员接受这种方式?纵观整件事,译员的意见在哪一个环节得到了尊重”?

在演讲现场,台上一位日本专家的英文口音并不容易理解,因此屏幕右边识别其英文内容的AI翻译可谓“胡话连篇”,而左边的中文翻译字幕却十分流利。

上述不具名的专家认为,网络媒体对人工智能存在过度宣传和炒作。“受到利益驱使,一些企业也利用媒体进行宣传,同时网络媒体也不会对内容和信息准确性进行核实,就造成了目前的状况。”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译协本地化服务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华树也认为,因人类语言的特殊性、模糊性和创造性等特点,机器翻译还远远未达到完全取代人类译者的境地。

9月21日记者曾联系科大讯飞执行总裁、消费者事业群总裁胡郁,他表示“要找市场部和公关部,本人不作回应”。但当天下午胡郁在微博发声:“目前整个行业机器同传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不同厂商之间的竞争日加激烈,主要原因还是动了谁的奶酪吧。”

当时,在博鳌论坛的一场分论坛上,各国嘉宾的演讲内容被腾讯翻译君实时识别并翻译成中英双语字幕进行投屏展示。同时,现场观众可以利用微信小程序对嘉宾演讲的双语同传内容进行回看、收听和记录。

事件回溯与科大讯飞回应

“也许有一天AI真的能做到理解自然语言,也许有一天我们这些翻译会失业,但绝不是现在;真正突破性的技术也不可能由一个没有操守的公司研发出来。技术是无罪的,但以技术为名吸引资本的目的会不会导致虚假包装和营销呢?”在声讨科大讯飞的文章中,Bell Wang言辞激昂地批判道。

“人机耦合”变成“人机大战” 折射人工智能领域整体浮躁

图片 1

科大讯飞表示,“某位同传译员对于科大讯飞产生了误解,是对会议服务方面的分工沟通了解不清,也没有听到科大讯飞的说明”。

“将来人们需要的不是翻译官,而是翻译机。”9月12日,一封署名信件在网络上被热传,国内某着名高校英语系新生在信中喊话校长,她认为人工智能正在“入侵”翻译领域,自己的梦想马上就会毫无价值,因此想要转系转专业。在信中,她还建议学校取消外语专业。

宗成庆介绍,语音转文字技术主要的难点是同音字、词的处理,不同的字、词有相同的发音,需要结合上下文进行判断,如“保鲜”和“保先”、“反攻”和“返工”。

对此,科大讯飞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讯飞从没讲过“AI同传”的概念,始终强调翻译中人类、AI是人机耦合的模式。所谓“人机耦合”,指的是由机器提供语音转写和翻译结果给同传参考,辅助同传降低工作强度并提升效率。

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记者:“讯飞的技术在国内语音行业积累较多,但目前的情况是,人工智能只是处在初级阶段,机器翻译的难点在于语音识别和语义识别。在语义识别上,现在全球做的都不是太好。”

AI翻译大型活动屡“翻车”

就目前AI同传技术水平而言,在某些简单的场景中,可以实现较准确的语言同步翻译,如问路。但是,在复杂、专业、严谨的场景中,AI无法实现精准翻译,做到“信”“达”“雅”。

但不少业内人士对此深表质疑。“也许在新闻和日常会话领域,英汉和汉英的机器翻译已经达到实用水平,但是,在专业领域和文学作品领域,机器翻译水平还不高,对于专业术语的翻译常常不正确,对于文学作品中反讽、比喻的翻译难免闹笑话。”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冯志伟分析,至于小语种的机器翻译,由于数据资源的匮乏,水平还很低。

“但是,这仍然不是一项成熟的技术,AI同传仍然有很多技术难题需要攻克。”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宗成庆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不少嘉宾在小程序上看到了这起翻译事故。不仅大段内容语义不通,文中还多次出现“一带一路”被译成“一条公路和一条腰带”等低级错误。

早在2017年,“科大讯飞翻译机让同传下岗”的文章刷爆各大平台,表示同声传译职业将直接消亡、被科大讯飞机器翻译技术完全替代。这次的事件再一次引发热烈讨论:机器翻译技术与同声传译之间到底还有多少差距?

讯飞称,在20日的活动中,讯飞应主办方要求,直接通过“讯飞听见”的技术转写了人工译员的翻译结果,但撰写文章声讨讯飞的那位译员并未听到讯飞在前一日对人机耦合模式的解释,因此带来了“误会”。

9月20日,Bell Wang发表文章称“要揭露一下所谓智能翻译的真相”,他表示在知领直播平台的“机器同传”,就是把同传译员的声音精确转录为文本,然后再语音合成为机器声音向听众播放。

语音识别技术是如何在没有完全“听”懂现场嘉宾英文内容的情况下,将中文翻译相对完整地呈现在左边的中文字幕上?Bell Wang认为,讯飞是用语音识别技术将人类同传翻译好的内容“读”了出来,再将“读”出来的内容投射到大屏幕和直播中,这对他来说是赤裸裸的窃取劳动成果。

9月21日,一篇指责科大讯飞“AI同传造假”的文章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文中知乎用户、同传译员Bell Wang表示,日前举行的2018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上,科大讯飞在现场和直播中展示的“AI同传”,用的其实是自己现场同传翻译的内容。

这位新生的忧虑,正来自互联网公司AI技术的高调。科大讯飞本月早些时候刚刚宣布,其英语语音翻译已经率先达到大学六级的口语水平,预计明年上半年就可以达到专业八级水平。

“目前机器在字、词的识别速度上是快于人的,但人在语意理解和提炼上又优于机器。因此,各取所长,优势互补的人机耦合是一个重要发展方向。”一位讯飞听见工作人员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说。

机器取代人工翻译太难

自1989年美国成功做出第一个语音翻译系统以来,众多科研机构和包括微软、百度在内的公司都在进行AI翻译的研究。得益于人工神经网络的深入研究,这些年,AI同传技术发展很快。

不过,多位同传从业者表示对讯飞的解释难以接受,他们认为同传人员在工作时,对演讲者演讲内容的理解、翻译需要瞬时完成,机器很难提供辅助。

机器翻译能否替代同传译员?

同传译员指AI“造假”

当晚,科大讯飞在电话会议回应中称:应主办方要求提供语音识别技术,直接转写译员翻译结果在会场大屏呈现,主办方同时要求在直播中合成识别结果,展示最新语音合成技术。

“这AI同传不错啊,厉害!”台下有人小声感叹。但仔细一看,会发现有些猫儿腻。比如,演讲人话语中应该理解为“不乏”的词句在屏幕上被翻译成了“步伐”,但随着整句话翻译的进行,AI似乎很快意识到了这一错误,改成了符合上下文语境的“不乏”。按照AI进行同声传译的工作流程,它需要在短时间内首先进行语音识别,之后再将识别出的外语进行语义理解并翻译成中文。很明显,在这一从发生失误到更正的小细节中,AI先“听到”了“bufa”的中文拼音语音,之后才根据句意将其识别出来,而非从演讲者的内容中直接听懂、再翻译出来。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机器无法精准把握说话人的意图。对语义的理解不够,是目前AI同传尚未解决的一大难题。因此,目前AI同传无法高水平地替代人工翻译。”宗成庆说。

最近几天,关于一起AI同传造假事件的争论在科技、翻译圈火了,也把“AI将使人类翻译失业”等过度神化人工智能的观点请下了舞台。

当晚,针对Bell Wang的质疑,科大讯飞回应称:“科大讯飞目前翻译服务主要提供两种方案:一种是全自动翻译,现场机器翻译并同步展示在屏幕上,没有任何人工同传参与;另一种是人机耦合翻译模式,由机器提供语音转写和翻译结果给同传参考。”

其实,有多位科技行业从业者此前也体验过类似场景。在一周前举行的一场国际会议上,一位口音较重的演讲人在台上进行英语演讲,一旁的大屏幕上实时给出的中文翻译文字则颇为流畅。

同时记者注意到,Bell Wang在知乎上的文章在9月21日晚上有修改痕迹,他在开头声明:对视频进行了修改。

其实,这已经不是AI翻译第一次“翻车”。今年4月,博鳌论坛这样的高级别国际化会议上引入AI翻译,也成了引发极大关注的事件。

来自科大讯飞微信公众号的内容显示,目前机器翻译的主流方式叫“统计翻译”,其基本原理是:从语料库大量的翻译实例中自动学习翻译知识,然后利用这些翻译知识自动翻译其他句子。

专家表示AI同传还不是一项成熟技术

机器同时提供转写和翻译服务时,文字展示区Logo显示为“讯飞听见—离线翻译系统”;机器仅提供转写服务时,文字展示区Logo显示为“讯飞听见”。

出于语言本身的特点,词汇有多重含义,且经常出现有歧义、似是而非的语句。其次,口语的规范性不高,有很多省略、颠倒句式。此外,说话人的口音、语速、多种语言混合,场景其它声源的干扰,也会让AI同传“不知所措”。

胡郁在今天凌晨的微博中说:“我相信大家也都知道科大讯飞真正的机器同传和将同传人员的语音转换成文字贴出来便于大家理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情。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经过了广大最终用户和同传从业人员的检验,我就不再多说了。”

文章称,“科大讯飞事前没有告知有语音识别的字幕,没有告知直播的同传是机器朗读同传经过识别出来的文稿,更没有征得同意就冒名使用了译员翻译成果”。

科大讯飞创始人、董事长刘庆峰表示:“我们希望用机器帮助顶尖同传更好的发展他的能力,机器和人未来必须是协同的。”

针对科大讯飞的回应,《中国科学报》记者联系了Bell Wang,但他表示不能接受采访。对科大讯飞提到的“应主办方要求展示最新语音合成技术”,他回应道“只能无可奉告,我不能说啥”。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首页发布于技术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回应AI同传混入假的人类同传短期内无可替代

上一篇:中外科学家最新研究表明二叠纪末生物大灭绝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